joker1

存档灵魂:

我自己的歌「节选」——用多情的海水泼在我身上吧,我能报答你,有着漫无边际的巨浪的大海,呼吸宽广而紧张吐纳的大海,大海是生命的盐水,又是不待挖掘就随时可用的坟墓,风暴的吹鼓手和舀取着,任性而又轻盈的大海,我是你的组成部分,我也一样,既是一个方面又是所有方面。我分享你潮汐的诱落,赞扬仇恨与和解,赞扬情谊和那些睡在彼此怀抱里的人们。


【美】沃尔特▪惠特曼

 

 1

我赞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
我承担的你也将承担,
因为属于我的每一个原子也同样属于你。
我闲步,还邀请了我的灵魂,
我俯身悠然观察着一片夏日的草叶。

我的舌,我血液的每个原子,是在这片土壤、这个空气里形成的,
是这里的父母生下的,父母的父母也是在这里被生下,他们的父母也一样,
我,现在三十七岁,一生下身体就十分健康,
希望永远如此,直到死去。
信条和学派暂时不论,
且后退一步,明了它们当前的情况已足,但也决不是忘记,
不论我从善从恶,我允许随意发表意见,
顺乎自然,保持原始的活力。

 

 2

屋里充满了清香,书架上也挤满了芬芳,
我自己呼吸了香味,认识了它也喜欢它,
其精华也会使我陶醉,但我不容许这样。
大气层不是一种芳香,没有香料的味道,它是无气味的,
它永远供我口用,我热爱它,
我要去林畔河岸那里,脱去伪装,赤条条地,
我狂热地要它和我接触。

我自己呼吸的云雾,
回声,细浪,窃窃私语,爱根,丝线,枝橙和藤蔓,
我的呼和吸,我心脏的跳动,通过我肺部畅流的血液和空气,
嗅到绿叶和枯叶、海岸和黑色的海边岩石和谷仓里的干草,
我喉咙里迸出辞句的声音飘散在风的旋涡里
几次轻吻,几次拥抱,伸出两臂想搂住什么,
树枝的柔条摆动时光和影在树上的游戏,
独居,在闹市或沿着田地和山坡一带的乐趣,
健康之感,正午时的颤音,我从床上起来迎接太阳时唱的歌。
你认为一千亩就很多了吗?你认为地球就很大了吗?
为了学会读书你练习了很久吗?
因为你想努力懂得诗歌的含意就感到十分自豪吗?
今天和今晚请和我在一起,你将明了所有诗歌的来源,
你将占有大地和太阳的好处「另外还有千百万个太阳」,
你将不会再第二手、第三手起接受事物,也不会借死人的
眼睛观察,或从书本中的幽灵那里汲取营养,
你也不会借我的眼睛观察,不会通过我而接受事物,
你将听取各个方面,由你自己过滤一切。

 

 3

我曾听见过健谈者在谈话,谈论着始与终,
但是我并不谈论始与终。
过去从来未曾有过什么开始,是现在所没有的,
也无所谓青年或老年,是现在所没有的,
也决不会有十全十美,不同于现在,
也不会有天堂或地狱,不同干现在。

努力推动、推动又推动,
永远顺着世界的繁殖力而向前推动。
从昏暗中出现的对立的对等物在前进,永远是物质与增殖,
永远是性的活动,
永远是同一性的牢结,永远有区别,永远是生命的繁殖。
多说是无益的,有学问无学问的人都这样感觉。
肯定就十分肯定,垂直就绝对笔直,扣得紧,梁木之间要对携,
像骏马一样健壮,多情、傲慢,带有电力,
我与这一神秘事实就在此地站立。

我的灵魂是清澈而香甜的,不属于我灵魂的一切也是清澈而香甜的。


缺一即缺二,看不见的由看得见的证实,
看得见成为看不见时,也会照样得到证实。


指出最好的并和最坏的分开,是这一代给下一代带来的烦恼,
认识到事物的完全吻合和平衡,他们在谈论时我却保持
沉默,我走去洗个澡并欣赏我自己。


我欢迎我的每个器官和特性,也欢迎任何热情而洁净的人
——他的器官和特性,
没有一寸或一寸中的一分一厘是邪恶的,也不应该有什么
东西不及其余的那样熟悉。


我很满足——我能看见,跳舞,笑,歌唱;
彻夜在我身旁睡着的,拥抱我、热爱我的同床者,天微明
就悄悄地走了,
给我留下了几个盖着白毛巾的篮子,以它们的丰盛使屋子
也显得宽敞了,
难道我应该迟迟不接受、不觉悟而是冲着我的眼睛发火,
要它们回过头来不许它们在大路上东张西望,
并立即要求为我计算,一分钱不差地指出,
一件东西的确切价值和两件东西的确切价值,哪个处于前列?

 

 4

过路的和问话的人们包围了我,
我遇见些什么人,我早年生活对我的影响,我住在
什么地区,什么城市或国家,
最近的几个重要日期,发现,发明,会社,新老作家,
我的伙食,服装,交流,容貌,向谁表示敬意,义务,
我所爱的某一男子或女子是否确实对我冷淡或只是我的想象,
家人或我自己患病,助长了歪风,失去或缺少银钱,灰心
丧志或得意忘形,
交锋,弟兄之间进行战争的恐怖,消息可疑而引起的不安,
时或发生而又无规律可循的事件,
这些都不分昼夜地临到我头上,又离我而去,
但这些都并非那个"我"自己。
虽然受到拉扯,我仍作为我而站立,
感到有趣,自满,怜悯,无所事事,单一,
俯视,直立,或屈臂搭在一无形而可靠的臂托上,
头转向一旁望着,好奇,不知下一桩事会是什么,
同时置身于局内与局外,观望着,猜测着。


回首当年我和语言学家和雄辩家是如何流着汗在浓雾里度
过时光的,
我既不嘲笑也不争辩,我在一旁观看而等候着。

 

 5

我相信你,我的灵魂,那另一个我决不可向你低头,
你也决不可向他低头。
请随我在草上悠闲地漫步,拔松你喉头的堵塞吧,
我要的不是词句、音乐或韵脚,不是惯例或演讲,甚至连
最好的也不要,
我喜欢的只是暂时的安静,你那有节制的声音的低吟。
我记得我们是如何一度在这样一个明亮的夏天的早晨睡在
一起的,
你是怎样把头横在我臀部,轻柔地翻转在我身上的,
又从我胸口解开衬衣,用你的舌头直探我赤裸的心脏,
直到你摸到我的胡须,直到你抱住了我的双脚。


超越人间一切雄辩的安宁和认识立即在我四周升起并扩散,
我知道上帝的手就是我自己的许诺,
我知道上帝的精神就是我自己的兄弟,
所有世间的男子也都是我的兄弟,所有的女子都是我的姊妹和情侣
造化用来加固龙骨的木料就是爱,
田野里直立或低头的叶子是无穷无尽的,
叶下的洞孔里是褐色的蚂蚁,
还有曲栏上苦踪的斑痕,乱石堆,接骨木,毛蕊花和商陆。

 

 17

这些其实是各个时代、各个地区、所有人们的思想,并非我的独创,
若只是我的思想而并非又是你的,那就毫无意义,或等于毫无意义,
若既不是谜语又不是谜底,它们也将毫无意义,
若它们不是既近且远,也就毫无意义。

 

这就是在有土地有水的地方生长出来的青草,
这是沐浴着全球的共同空气

 

 21

我是肉体的诗人也是灵魂的诗人,
我占有天堂的愉快也占有地狱的苦痛,
前者我把它嫁接在自己身上使它增殖,后者我把它翻译成
一种新的语言。


我既是男子的诗人也是妇女的诗人,
我是说作为妇女和作为男子同样伟大,
我是说再没有比人们的母亲更加伟大的。
我歌颂“扩张”或“骄傲”,
我们已经低头求免得够了,
我是在说明体积只不过是发展的结果。

你已经远远超越了其余的人吗?你是总统吗?
这是微不足道的,人人会越过此点而继续前进。

我是那和温柔而渐渐昏暗的黑夜一同行走的人,
我向着那被黑夜掌握了一半的大地和海洋呼唤。

请紧紧靠拢,袒露着胸脯的夜啊——紧紧靠拢吧,富于思想
力和营养的黑夜!

南风的夜——有着巨大疏星的夜!
寂静而打着瞌睡的夜———疯狂而赤身裸体的夏夜啊。


微笑吧!啊,妖娆的、气息清凉的大地!
生长着沉睡而饱含液汁的树木的大地!
夕阳已西落的大地——山巅被雾气覆盖着的大地!
满月的晶体微带蓝色的大地!
河里的潮水掩映着光照和黑暗的大地!
为了我而更加明澈的灰色云彩笼罩着的大地!
远远的高山连着平原的大地——长满苹果花的大地!
微笑吧,你的情人来了。


浪子,你给了我爱情——因此我也给你爱情!
啊,难以言传的、炽热的爱情。
你这大海啊!我也把自己交托给了你——我猜透了你的心意,
我在海滩边看到了你那曲着的、发出着邀请的手指,
我相信你没有抚摸到我是不肯回去的,
我们必须在一起周旋一回,我脱下衣服,急急远离陆地,


请用软垫托着我,请在昏昏欲睡的波浪里摇撼我,
用多情的海水泼在我身上吧,我能报答你,
有着漫无边际的巨浪的大海,
呼吸宽广而紧张吐纳的大海,
大海是生命的盐水,又是不待挖掘就随时可用的坟墓,
风暴的吹鼓手和舀取着,任性而又轻盈的大海,
我是你的组成部分,我也一样,既是一个方面又是所有方面。

我分享你潮汐的诱落,赞扬仇恨与和解,
赞扬情谊和那些睡在彼此怀抱里的人们。


我是那个同情心的见证人,
「我应否把房屋内的东西列一清单却偏去了维持这一切的房屋呢?」
我不仅是“善”的诗人,也不拒绝作“恶”的诗人
关于美德与罪恶的这种脱口而出的空谈是怎么回事呢?
邪恶推动着我,改正邪恶也推动着我,我是不偏不倚的,
我的步法表明我既不挑剔也不否定什么,
我湿润着所有已经成长起来的根芽。


你是怕长期怀孕时得了淋巴结核症吗?
你是否在猜测神圣的法则还需要重新研究而修订?


我发现一边是某种平衡,和它对立的一边也是某种平衡,
软性的教义和稳定的教义都必然有益,
当前的思想和行动能够使我们奋起并及早起步。
经过了过去的亿万时刻而来到我跟前的此时此刻,
没有比它、比当前更完美的了。


过去行得正或今天行得正并不是什么奇迹,
永远永远使人惊奇的是天下竟会有小人或不信仰宗教者。

 

24

沃尔特·惠特曼,一个宇宙,曼哈顿的儿子,
狂乱,肥壮,酷好声色,能吃,能喝,又能繁殖,
不是感伤主义者,从不高高站在男子和妇女们的头上,或和他们脱离,
不放肆也不谦虚。

 

把加在门上的锁拆下来吧!
甚至把门也从门框上拆下来!

 

谁侮蔑别人就是侮蔑我,
不论什么言行最终都归结到我。

 

灵感通过我而汹涌澎湃,潮流和指标也通过我。

 

我说出了原始的口令,我发出了民主的信号,
天啊!如果不是所有的人也能相应地在同样条件下得到的东西,我决不接受。

 

借助我的渠道发出的是许多长期以来喑哑的声音,
历代囚犯和奴隶的声音,
患病的、绝望的、盗贼和侏儒的声音,
“准备”和“增大”轮转不息的声音,
那些连接着星群的线索和子宫与精子的声音,
被别人践踏的人们要求权利的声音,
畸形的、渺小的、平板的、愚蠢的、受人鄙视的人们的声音,
空中的浓雾,转着粪丸的蜣螂。

 

通过我的渠道发出的是被禁止的声音,
两性和情欲的声音,被遮掩着的声音而我却揭开了遮掩,
猥亵的声音则我予以澄清并转化。

 

我没有用手指按住我的口,
我保护着腹部使它像头部和心脏周围一样高尚,
对我说来性交和死亡一样并不粗俗。

 

我赞成肉体与各种欲念,
视,听,感觉都是奇迹,我的每一部分每一附件都是奇迹。

 

我里外都是神圣的,不论接触到什么或被人接触,我都使它成为圣洁,
这两腋下的气味是比祈祷更美好的芳香,
这头颅胜似教堂、圣典和一切信条。

 

如果我确实崇拜一物胜于另一物,那就是横陈着的我自己的肉体或它的某一局部,
你将是我半透明的模型!
你将是多荫凉的棚架和休止之处!
你将是坚硬的男性的犁头!
凡在我地上帮助耕种的也将是你!
你是我丰富的血浆!你的乳白色流体是我生命的淡淡奶汁!
贴紧别的胸脯的胸脯将是你!
我的头脑将是你神秘运转的地方,
你将是雨水冲洗过的甜菖蒲草根!胆怯的池鹬!看守着双卵的小巢!
你将是那蓬松、夹杂着于草的头,胡须和肌肉!
你将是那枫树的流汁,挺拔的小麦的纤维!
你将是那十分慷慨的太阳!
你将是照亮又遮住我脸的蒸汽!
你将是那流着汗的小溪和甘露!
你将是那用柔软而逗弄人的生殖器摩擦我的风!
你将是那宽阔而肌肉发达的田野,常青橡树的枝条,在我的羊肠小径上留恋不去的游客!你将是那我握过的手,吻过的脸,我唯一抚摸过的生灵。

 

我溺爱我自己,我包含许多东西,而且都特别香甜,
每时每刻,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使我欢喜得微微发抖,
我说不清我的脚踝是怎么弯转的,也不知道我最微弱的心愿是哪里来的,
也不知道我所散发的友谊起因何在,我重又接受了友谊是为什么。

 

我走上了我的台级,我停下来考虑它是否真是台级,
我窗口一朵牵牛花给予我的满足胜似图书中的哲理。

 

竟看到了破晓的光景!
小小的亮光冲淡了庞大、透明的阴影,
空气的滋味是美好的。

 

在天真地玩耍着的转动着的世界的主体在悄然出现,汩汩地渗出一片清新,
忽高忽低地倾斜着疾驶而过。

 

某种我看不见的东西举起了色情的尖头物,
海洋般的明亮流汁布满了天空。

 

大地紧贴着天空,它们每天都接连在一起,
那时我头上升起了在东方涌现的挑战,
用嘲讽的口气笑说,看你还是否作得了主人!


 25

耀眼而强烈的朝阳,它会多么快就把我处死,
如果我不能在此时永远从我心上也托出一个朝阳。
我们也要像太阳似地耀眼而非凡强烈地上升,
啊,我的灵魂,我们在破晓的宁静和清凉中找到了我们自己的归宿。


我的声音追踪着我国力所不及的地方,
我的舌头一卷就接纳了大千世界和容积巨大的世界。
语言是我视觉的孪生兄弟,它自己无法估量它自己,
它永远向我挑衅,用讥讽的口吻说道:
“华尔特,你含有足够的东西,为什么不把它释放出来呢?”


好了,我不会接受你的逗弄,你把语言的表达能力看得太重,
啊,语言,难道你不知道你下面的花苞是怎样紧闭着的吗?
在昏暗中等候着,受着严霜的保护,
污垢在随着我预言家的尖叫声而退避,
我最后还是能够摆稳事物的内在原因,
我的认识是我的活跃部分,它和一切事物的含义不断保持联系,
幸福,「请听见我说话的男女今天就开始去寻找。」

我决不告诉你什么是我最大的优点,我决不泄漏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请包罗万象,但切勿试图包罗我,
只要我看你一眼就能挤进你最圆滑最精采的一切。

文字和言谈不足以证明我,
我脸上摆着充足的证据和其他一切,
我的嘴唇一闭拢就使怀疑论者全然无可奈何。

 

48

我曾经说过灵魂并不优于肉体,
我也说过肉体并不优于灵魂,
而且对于一个人来说,没有什么,包括上帝,能够比一个人的自我更加伟大,

谁要是走了将近一英里路而尚未给人以同情,就等于披着裹尸布走向他自己的坟墓,
而我或你口袋里虽没有分文,却能购买地球上的第一流商品,
用眼一瞥或让人看一看豆荚中的一颗豆粒能够使古往今来的学问不知所措,
不管是什么行当或职业只要一个青年干了它就能成为英雄,
没有什么事物太柔弱,竟不能成为转轮般宇宙的中心,
我对任何男人或女人都说,让你的灵魂在一百万个宇宙面前保持冷静和镇定。

 

我对人类说,不要对上帝觉得好奇,
因为我这个对每样东西都好奇的人,对上帝却不好奇,
「不管罗列多少名词也难说明我对于上帝和对于死亡是多么坦然自若。」

 

我在每一件事物中听见并看到上帝,但我对上帝仍毫不理解,
我也不能理解谁能够比我自己更加神奇。

 

为什么我应当要求比今天更好地认识上帝呢?
二十四小时中我每小时、甚至每一分钟都看到上帝的某一点,
在男人和女人的脸上,也在镜子里我自己的脸上看见上帝,
我在街上拾到上帝丢下的信件,每封信上都签署着上帝的名字,
我把它们留在原处,因为我知道我无论到哪里去,
永远会有别的信件按期到来。

 

49

至于你呢,“死亡”,还有苦苦揪住人终有一死的你啊,你休想使我惊慌。

 

助产士毫不畏缩地前来做他的工作,
我看见那只左手在压挤着、接受着、支撑着,
我斜倚在那精致而柔韧的屋门的门槛边,
注视着出口,注意到苦痛的减轻和免除。

 

至于你呢,尸体,我认为你是很好的肥料,但这并不使我犯恶心,
我闻到白玫瑰的气味香甜而且它们还在成长,
我伸手去抚摸那叶子般的嘴唇,我伸手去碰那甜瓜的光滑胸脯。

 

至于你呢,“生命”,我算计你是许多个死亡留下的残余,
「无疑我自己以前已死过一万次。」

 

我听见你们在那里悄语,啊,天上的星星,
啊,恒星——啊,坟上的青草——啊,不断的调换和前进,
如果你们不说什么我又能说什么呢?

 

至于那秋天的森林里躺着的混浊水潭,
从萧瑟的黄昏的悬崖上下降的月亮,
摆动吧,白天和薄暮时的闪光——在污秽中腐烂的黑茎上摆动吧,
伴随着枯枝发出的带着呜咽声的呓语摆动吧。

 

我从月亮那里上升,我从黑夜那里上升,
我看到那惨淡的微光是正午时日光的反照,
不管起点大小我要在稳定的中心处出现。

 

 51

过去和现在凋谢了——我曾经使它们饱满,又曾经使它们空虚,
还要接下去装满那在身后还将继续下去的生命。

站在那边的听者!你有什么秘密告诉我?
在我熄灭黄昏的斜照时请端详我的脸,
「说老实话吧,没有任何别人会听见你,我也只能再多待一分钟。」


我自相矛盾吗?
那好吧,我是自相矛盾的,
「我辽阔博大,我包罗万象。」


我对近物思想集中,我在门前石板上等候。

谁已经做完他一天的工作?谁能最快把晚饭吃完?
谁愿意和我一起散步?

你愿在我走之前说话吗?你会不会已经太晚?

 

 52

那苍鹰从我身旁掠过而且责备我,他怪我饶舌,又怪我迟
迟留着不走。
我也一样一点都不驯顺,我也一样不可翻译,
我在世界的屋脊上发出了粗野的喊叫声

 

白天最后的日光为我停留,
它把我的影子抛在其它影子的后面而且和其它的一样,抛
我在多黑影的旷野,
它劝诱我走向烟雾和黄昏。

 

我像空气一样走了,我对着那正在逃跑的太阳摇晃着我的
绺绺白发,
我把我的肉体融化在旋涡中,让它漂浮在花边状的裂缝中。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
如果你又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
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
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
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


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
一处找不到再到别处去找,
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孙亚鹏  译

 

【注】 惠特曼(1819-1892),1855年《草叶集》的第1版问世,共收诗12首,最后出第9版时共收诗383首,其中最长的一首《自己之歌》共 1,336行。这首诗的内容几乎包括了作者毕生的主要思想,是作者最重要的诗歌之一。惠特曼诗歌的艺术风格和传统的诗体大不相同。他一生热爱意大利歌剧、演讲术和大海的滔滔浪声。西方学者指出这是惠特曼诗歌的音律的主要来源。他的诗歌从语言和题材上深刻地影响了二十世纪的美国诗歌。


诗中的"我"的抒情形象。"我",不仅指诗人,也是集体的代名词。惠特曼的"我"充满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人道主义的思想。


评论
热度(59)
  1. 艺美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2. 存档灵魂左图阿尔的朗卢桥 转载了此音乐
    我 自 己 的 歌 「 节 选 」 【美】沃尔特·惠特曼 1、 我赞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 我承担...
  3. Candy ·Gree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
  4. 南疯子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5. Joanna惯性力的收藏 转载了此音乐
    既是一方面,也是各方面
  6. 惯性力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到 惯性力的收藏
  7. fly-icecream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8. 浅水清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9. xueminlaoshi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10. 知然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这诗我也是醉了。
  11. 愛与被愛天地期待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12. 抱朴守一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13. joker1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14. 芥末Ztove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O my captain
  15. 玉如意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上一篇 下一篇

© joker1 | Powered by LOFTER